您的位置:首頁 > 酒駕醉駕 > 酒駕辯護 > 正文

血液乙醇含量鑒定程序違法的鑒定意見應予排除

作者:admin 瀏覽 發布時間 2019-07-20 08:12:08

 
裁判要旨 
血液乙醇含量鑒定意見是認定醉駕案件的關鍵證據,在鑒定程序嚴重違法,且偵查機關亦無法補正或者做出合理解釋的情況下,鑒定意見應予排除;在案證據無法證實被告人具有呼氣酒精含量可作為醉駕案件定案依據的情況,故亦不能以呼氣酒精含量作為定案依據。 
【案情】 
2016年9月3日晚,被告人祝某在江山市區景星山莊一棋牌室飲酒吃飯,后其在該棋牌室打麻將時與他人發生沖突。21時06分許,在群眾報警后,派出所民警到達現場處警前,祝駕駛車輛先行離開。21時22分許,祝沿虎山路東側非機動車道逆向駛往景星山莊一飯店門口,民警發現后緊追其后。在祝駕車爬水泥臺階時,民警追至并拍打車門要求其下車,祝隨即熄火并下車接受調查,后交警大隊民警趕赴現場處警。祝酒精含量呼氣測試結果為173mg/100ml。經鑒定,其血液乙醇含量為162mg/100ml。 
【裁判】 
浙江省江山市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祝某在道路上醉酒駕駛機動車,其行為已構成危險駕駛罪。遂以危險駕駛罪判處被告人祝某拘役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6000元。 
一審宣判后,祝某不服,提出上訴。浙江省衢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以原判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將本案發回重審。后江山市人民檢察院申請撤回起訴,江山法院于2018年1月3日裁定準許撤回起訴。 
【評析】 
本案不符合可以呼氣酒精含量作為定案依據的情形,故無法認定被告人構成危險駕駛罪。 
1.本案血液乙醇含量鑒定程序違法,難以重新鑒定,且偵查機關亦無法補充偵查或重新鑒定,相關鑒定意見應予排除。 
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辦理醉酒駕駛機動車犯罪案件的指導意見》第二部分“進一步規范辦案期限”第5條規定,“提取的血樣要當場登記封裝,并立即送縣級以上公安機關檢驗鑒定機構或者經公安機關認可的其他具備資格的檢驗鑒定機構進行血液酒精含量檢驗。因特殊原因不能立即送檢的,應當按照規范低溫保存,經上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負責人批準,可以在3日內送檢”;第6條規定,“要切實提高血液酒精檢驗鑒定效率,對送檢的血樣,檢驗鑒定機構應當在3日內出具檢驗報告。當事人對檢驗結果有異議的,應當告知其在接到檢驗報告后3日內提出重新檢驗申請”。同時,《浙江省公安機關血液中乙醇檢驗工作規范》第三條第(四)項規定,“提取的血樣應放置在冰箱冷藏區(4℃)保存,并應在24小時內送檢(節假日除外);遇特別情況的,送檢時間不得超過72小時”;第四條規定,“發生以下情形之一的,檢驗鑒定機構不予受理,其中第(六)項,首次檢驗的血樣送檢時間超過抽血時間72小時的;第(七)項,重新鑒定的血樣送檢時間超過抽血時間30天的”,第八條規定,“自受理之日起,鑒定機構應在3個工作日內出具檢驗鑒定意見,必要時,由送檢和檢驗部門約定出具檢驗鑒定意見時間”。 
本案偵查人員于2016年9月3日21時46分采集兩管祝的靜脈血液樣本,保存于真空抗凝血醫用試管。經批準,偵查人員于9月9日將祝某的血液樣本送至衢州市公安局物證鑒定所檢驗。鑒定人員于9月13日開始檢驗,并于9月19日形成檢驗報告,結論為送檢血樣中檢出乙醇成分,含量為162mg/100ml。由此可知,本案祝的血樣送檢程序及鑒定程序嚴重違反了上述法定限制性程序規定,即提取的血樣未按規定時間在24小時內送檢,亦未經上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負責人批準在3日內(72小時內)送檢;鑒定機構對本應不予受理的血樣予以受理,自受理之日起又超過3個工作日進行檢驗。 
二審審理期間,偵查機關就血液乙醇含量鑒定問題出具情況說明稱,提取的兩管血樣使用5ML血常規專用抗凝血醫用試管盛放,存放于物證室專門用于保藏血液的冰箱冷藏區內(附保藏照片),由于當時全省統一暫停血液送檢,直至9月9日衢州市公安局物證鑒定所恢復受理血液檢測,民警即將祝的血樣送檢,由于送檢日為周五,鑒定機構于9月13日才開始檢驗。并認為,根據《浙江省公安機關血液中乙醇檢驗工作規范》的規定,重新鑒定的血樣送檢時間不應超過抽血時間30天,故血液保管時限可以達30天,30天內的血液檢驗結果均屬正常。 
筆者認為,偵查機關出具的說明難以對鑒定程序嚴重違法作出合理解釋。第一,交警大隊提供的照片僅顯示物證中心的冰箱內放置一專用物證信封,無法辨識信封封口上的簽名及封裝日期等,故無法證明提取的祝的血樣嚴格依法保;第二,血液乙醇含量檢驗報告是認定被告人是否構成危險駕駛犯罪的關鍵證據,但本案鑒定意見因程序違法而被排除,在案證據雖能認定祝某酒后駕車的事實,但不能認定祝的行為構成危險駕駛罪;第三,偵查機關關于30天內血液檢查結果均屬正常的解釋,科學、法律依據不足,亦有違鑒定程序的法定要求,況本案已無法重新鑒定;若以此認為,30天內的血液鑒定意見可作為定案根據,則有關3日內送檢的規定形同虛設,有違立法本意,且重新鑒定結論可否作為定案依據,還應結合在案其他證據作出評判。第四,祝某雖未對檢驗報告提出異議,但不影響該鑒定意見因鑒定程序違法而予排除的結果。 
綜上,本案血液乙醇含量測試檢驗報告作為認定被告人醉酒駕駛機動車的關鍵證據,嚴重違反鑒定程序,故應予排除。 
2.本案的呼氣酒精含量亦不能作為定案根據。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醉酒駕駛機動車行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及《關于辦理“醉駕”案件的會議紀要》(浙高法[2017]12號)的相關規定,可以呼氣測試酒精含量作為定案證據的情況有三種:一是呼氣測試的酒精含量達到醉酒駕駛機動車標準,在提取血樣前逃跑的,以呼氣測試結果認定其酒精含量;二是查獲后又故意當場飲酒的,根據呼氣測試和血樣檢測的結果綜合認定其酒精含量;三是呼氣測試后當場飲酒的,以呼氣測試結果認定其酒精含量,并從重處罰。在案證據無法證明祝某有前述情形,故本案亦無法以呼氣酒精含量作為定案根據。 
本案案號:(2017)浙0881刑初78號、(2017)浙08刑終157號、(2017)浙0881刑初283號。 
案例編寫人:浙江省衢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金朝文張旭
 
文章來源:中國法院網

 

法律咨詢電話

150-1402-4650

律師在線
福彩东方6+1 河北11选5前3组和值表 万得股票 极速时时彩有猫腻吗 江西十一选五最新技巧 车pk10官网开奖记录 今日股票利好消息 3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走 11选五助手苹果系统 黑龙江快乐尾号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 广东南粤风彩26选5开奖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 股票行情在线分析 3d时时乐 彩票 配资公司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