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金融投資 > 合伙糾紛 > 正文

合伙經營起糾紛 閨蜜反目上法庭

作者:admin 瀏覽 發布時間 2019-01-10 11:14:16


來源: 金黔在線-貴州都市報
 
“千萬別跟好朋友合伙開公司”,電影《中國合伙人》中的這句臺詞,想必讓不少觀眾浮想聯翩。 
現實生活中,好朋友合伙做生意、開公司的現象并不少見,但結局,卻并非都如電影那般完美。不少當事人往往礙于情面,僅作口頭約定,或者書面協議過于簡單。一旦發生糾紛,就陷入了“有苦說不出”的尷尬境地。 
這不,貴陽一對非常要好的朋友,因為合伙之事產生糾紛來到法院打官司。法院作出宣判的同時,經辦法官也提醒大家,要當“中國合伙人”,一些法律問題最好先理清。 
案例 
好姐妹合伙投資 
阿珍與阿嬌都是貴陽人,是非常要好的姐妹。 
2014年初,阿嬌在貴陽某路段看到一門面出售,感覺是個不錯的投資機會,中心城區主干道當街門面,300多平方米,分上下二層。 
可一百多萬元的轉讓價,讓她有些吃不消。于是她想到了她的好姐妹阿珍。與阿珍溝通后,兩人一拍即合。 
一個月后,阿珍和阿嬌各出資百分之五十,與對方簽訂了《公有營業房屋轉讓協議》,得到了這間商業門面的使用權。 
倆人簽訂了《合資協議》約定,門面由雙方共同經營管理,或指定一方管理后,其收益按比例分配。風險與利益由雙方同等承擔。凡遇出租、轉讓、拆遷等,雙方共同參與談判。雙方均等。需雙方達成一致意見后執行。達不成一致意見時,雙方本著合作的意愿,也可由一方按照當時市場價格轉讓給另一方。 
商議后,兩人決定將門面出租獲取收益。租金收取后,扣除公房租金,出租收益按投資比例平均分配。 
為租金合伙人打官司 
由于阿珍另有工作,門面的事都交由阿嬌打理。每月取到租金后,再通過轉賬或現金的形式交給阿珍。基于對好友的信任,阿珍也很少去門面。 
2015年10月,阿珍到門面玩,和租客閑聊時,無意間得知,租客每月付的租金為8000元。可自己每月才分得租金2000元。 
還有6000元租金到哪去了?難道是阿嬌瞞著自己吞了? 
于是,阿珍找到阿嬌理論。 
阿嬌承認月租是8000元,但她表示,門面出租是短期租賃,其實并沒有收這么多。 
可阿嬌的解釋并不能讓阿珍信服。她感覺受到了欺騙,而且騙自己的還是最要好的朋友。阿珍要求補償少付的租金,并解除《合資協議》,可阿嬌卻不同意。 
為了此事,多年的好姐妹阿珍和阿嬌不斷的發生爭執,矛盾越發加劇。2016年4月,阿珍將好姐妹告上了法庭。 
憑證不足無法解除協議 
法院認為,阿珍和阿嬌雙方共同出資購買臨街商業門面,并簽訂了《合資協議》,協議中對出資比例共享收益進行了約定,雙方屬合伙關系。 
阿珍提交的阿嬌書寫的情況說明,證明確實收取了8000元租金。而阿嬌表示實際租金并未收取這么多,卻不能舉證證明實際收取了多少。阿珍只收到2000元,因此,根據雙方簽訂的《合資協議》,阿嬌應補給阿珍2000元。 
阿珍以阿嬌少付租金為由,要求解除《合資協議》,雖然阿嬌少付了2000元租金給阿珍,但雙方從2014年5月開始合作,阿珍主張的租金損失也只是其中一個月,對其余的租金并無異議。因此實行的行為不屬于根本違約,并不能導致合同目的不能實現。因此,少付租金不能構成《合資協議》解除的理由。 
其次,由于雙方在合伙期間,管理不規范,資金往來及收取的收益,都沒有書面的憑證及財務賬目,根本無法進行清算,故本案中的《合資協議》并不具備解除條件。 
法官說法 
合同內容盡量詳盡 
云巖區法院民一庭班亞飛法官介紹說,合伙合同糾紛類案件,多因股份轉讓、財物管理不規范及債務清償問題引起。朋友想合伙開公司,為了不傷和氣,一些常見的法律問題要先理清。 
“首先,一份規范的書面合同,是必不可少的。”班亞飛法官說,合同內容應盡量詳盡。應對出資數額、盈余分配、債務承擔、入伙、退伙、合伙終止等事項做出明確約定,尤其是盈利、虧損的分配辦法,必須約定清晰。 
本案中,阿珍和阿嬌雖然簽訂了合伙協議,但非常籠統。雙方當事人由于信任和對法律知識的缺乏,并沒有按照法律要求對出資數額、盈余分配、債務承擔、入伙、退伙、合伙終止等事項做出明確約定,也沒有對雙方的權利義務進行劃分。 
而且雙方管理不規范,資金往來及收取的收益,都沒有書面的憑證及財務賬目,出現糾紛時,誰也拿不出憑證,有口說不清,朋友變成冤家,最后也無法解決問題。 
口頭約定無保障要簽訂書面協議 
班亞飛法官說,合伙糾紛案件中,“合伙人”之間多為親戚、朋友,不少當事人往往礙于情面,僅作口頭約定,或是書面協議過于簡單。遇到誠信的,認可口頭合伙協議,遇到不誠信的,就訴之無門了。 
依據《民事訴訟法》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應當及時提供證據,即該條設立了“誰主張誰舉證”的證據規則。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規定“訴訟過程中,一方當事人對另一方當事人陳述的案件事實明確表示承認的,另一方當事人無需舉證。但涉及身份關系的案件除外”。 
“人民法院對當事人的陳述,應當結合本案的其他證據,審查確定能否作為認定事實的根據。當事人拒絕陳述的,不影響人民法院根據證據認定案件事實”。 
即法院對當事人陳述的事實依然需要根據其他證據進行審查,只有在對方承認的前提下,法院才免除該審查義務。所以,僅憑“口頭約定”,如果得不到對方的承認,雙方完全得不到法律的應有保障。 
“合伙時,在口頭達成一致后,一定要簽訂書面協議,防患于未然。”班亞飛法官說。 
(本文案中人名系化名) 
圖文/本報記者孟劍飛 

 

法律咨詢電話

150-1402-4650

律師在線
福彩东方6+1 腾讯手游捕鱼来了 闲来麻将辅助软件 简单网赚联盟 中国体彩顶呱刮红樱桃 腾讯分分彩输了80万 李逵劈鱼游戏大厅下载 西甲球队最新关系 天天贵阳麻将 20选5开奖号 欧冠 晃晃麻将规则 最赚钱的网络游戏 秒速赛车全天免费计划 乐淘棋牌 云南麻将普洱玩法 全民玩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