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金融投資 > 合伙糾紛 > 正文

合伙協議糾紛案件審理難點及應對思路

作者:admin 瀏覽 發布時間 2019-01-10 11:22:29


作者:萬延峰 
 
合伙協議糾紛是2011年新修改后的《民事案件案由規定》規定在合同糾紛項下的二級案由,不同于“與公司、證券、保險、票據等有關的民事糾紛”項下的合伙企業糾紛,它是針對個人合伙產生的民事糾紛設立的案由,其法律適用主要見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中個人合伙部分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中關于個人合伙的相關規定。 
因為個人合伙較合伙企業及聯營的組織形式相對簡易,合伙主體通常具備一定的信用基礎,民間運用較為普遍。但通常個人合伙存在管理不規范、賬目不清、合伙收入支出證據難以舉示及合伙清算存在各種人為障礙等原因,加之我國現行法律中用以指導個人合伙糾紛案件審理的內容過于單一,使得合伙協議糾紛案件成為合同糾紛案件中的難點之一。 
一、個人合伙的形式及經營特點易導致合伙協議糾紛案件難審理 
個人合伙是指兩個以上公民按照協議,各自提供資金、實物、技術等,合伙經營、共同勞動。個人合伙組織易于發起,且組織形式較為隨意,當事人可以口頭約定合伙協議,實際經營中也可以及時對合伙事務及相關約定進行調整,故對不少創業者具有不小的吸引力。但與合伙企業和聯營相比,后者要求訂立書面合同,通常對相互間的權利義務作出充分的界定,合伙企業經營中發生糾紛,可以依據合伙各方簽訂的合伙協議界定雙方的責任,同時,在相關約定不明確的時候,可以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伙企業法》相關規定。但個人合伙由于其組織的松散性帶來的權利義務不夠明確、財務賬目管理不夠規范,合伙經營事務不夠清晰透明,由此帶來合伙人之間的分歧、失信,進而導致個人合伙產生糾紛。正是因為個人合伙存在上述實踐困境,當合伙人發生糾紛時,審理中會產生諸多較難處理的問題。首先,原告的訴訟請求往往不夠明確或不符合法律相關規定要求。如當事人起訴要求返還出資款、合伙財產轉讓費、賠償經營虧損的損失或者支付合伙虧損補償款等,這些訴訟請求體現了當事人對個人合伙的諸多錯誤認識,這也對此類案件的審理帶來諸多障礙。 

二、相應法律及司法解釋的缺位是合伙協議糾紛案件審理的另一難點 
廣義的合伙包括合伙企業和聯營在內,但合伙企業和聯營均有相應的法律及司法解釋來指導審判實踐,如《合伙企業法》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聯營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等,而審理合伙協議糾紛可資利用的法律主要就是《民法通則》及《民通意見》中關于個人合伙的相關內容。法律規定的缺失使得諸多合伙協議糾紛的處理程序及實體問題更多的是依賴法官對整體法律精神和內涵的把握及對具體案情的深入評判上。個人合伙也會遇到像合伙企業及聯營同樣性質的糾紛,如分割合伙財產,合伙陷入僵局后如何清算等。個人合伙無法適用合伙企業的相關法律規定,缺少實踐中明確的可操作規范,難以統一適用法律、統一裁判尺度。 

三、合伙協議糾紛常見疑難問題及應對策略 
1、個人合伙關系的認定。實踐中,個人合伙關系與借貸關系、雇傭關系、租賃關系等其他法律關系的界限不是十分明確,當事人往往會產生誤判。能否明確各方的合伙關系,事關糾紛性質的認定。在審理上,要注重審查各方是否存在合伙協議及協議約定的具體內容。不存在合伙協議或各方對協議成立、效力有較大爭議的,則要注意審查雙方在實際經營中是否存在利潤分配方案、合伙事務管理方案及相應記錄材料。同時注意考察是各方提供資金、實物、技術等情況,是否合伙經營,共同勞動。當事人一方僅向合伙組織提供特定財物的使用權,不參加合伙經營、勞動,不參加合伙的盈余分配,不承擔合伙經營風險責任,僅以提供財物獲得固定收人,則可以認定為租賃關系;一方向合伙組織或合伙人提供資金,并以此收取固定利息,不參加合伙經營、勞動,不參加合伙盈余分配,不承擔合伙經營風險責任的,應認定為借貸關系;一方雖然參加合伙經營、勞動,但不參與合伙組織的盈余分配,不承擔合伙經營的風險責任,只獲取固定報酬的,則應認定為雇傭關系。 
2、合伙協議無效是否產生返還出資財產的問題。個人合伙協議中各合伙人的出資并不構成對價關系,其與買賣合同中合同當事人存在的利益對應性不同。合伙人的出資構成合伙組織的財產,系合伙組織的收益。因此,在合伙協議被認定無效時,一方要求退還出資款,不能機械適用《合同法》第58條合同無效返還財產的規定,應當區別不同情況對待:一是合伙協議成立后,尚未開始營業,則由合伙組織將出資款返還給出資的合伙人,有過錯的合伙人承擔締約過失責任。二是合伙協議成立后開始營業活動,則應區別對待:首先,該無效宣告僅對宣告之后的情形產生效力,合伙人應共同對營業期間的合伙事務處理方法完全按照合伙協議有效的情形操作;第三,清算之后,合伙財產有剩余的,應當由合伙組織按協議或法律規定返還給出資的合伙人。最后,其他合伙人對于合伙協議無效負有責任的合伙合同當事人,可以依據合同法追究其締約過失責任,承擔信賴利益受損的賠償責任。 
3、合伙賬目核對及合伙財產清算問題。針對合伙未經清算是否可以起訴的問題,存在不同意見。一種意見援引《合伙企業法》的做法,認為合伙未經清算,不得要求分割合伙財產,而且主張在合伙未清算、賬目無法查清的情況下,分配盈余、結算虧損就缺乏相應依據。但《民法通則》未對個人合伙的終止結算義務加以規定,合伙清算也非訴訟的前置程序,所以,合伙協議未經清算不影響原告的訴權。實踐中,也常常是因為合伙協議清算陷入僵局,合伙人不得已才選擇訴訟救濟方式的。同時,對合伙協議賬目不清,清算陷入僵局的情況下,一味要求當事人進行審計或會計核算理清賬目,如賬目無法理清則適用舉證規則駁回原告起訴的現實做法也有悖合伙協議糾紛這一訴訟案由設立的初衷。具體案件審理過程中,可以采用《民訴法》“人民法院審理案件,其中一部分事實已經清楚,可以就該部分先行判決”的規定,對賬目清楚的部分,比如合伙人的出資、購置的固定財產、機器設備等的折價收益,均可按照合伙協議的約定或合伙人的出資比例先行確定該部分合伙財產的清算分割問題。對其他存在爭議的賬目上,則盡量在先行法律規定的框架內,盡量核實證據、減少糾紛,同時利用合伙當事人主體間的信任基礎,通過調解工作,盡力維護當事人的利益。 
4、針對合伙協議糾紛在訴求、答辯上存在的偏差,應積極發揮法官的釋明作用,對訴訟請求是否恰當、請求權基礎是否明確、答辯主張或理由的清楚完整及申請調查取證、委托審計、鑒定的權利及適用情形等情況,加以釋明,盡可能地使訴訟渠道暢通。同時從審判實踐出發,利用生效司法裁判來指導當事人增強風險防范的意識,盡量明晰合伙各方的權利義務關系,在合伙經營中加強賬目清查,規范合伙事務的管理,力爭減少糾紛。在糾紛出現后,各方當事人的權利義務狀態盡可能處在較為明確的狀態上。 
來源:南岸法院

 

法律咨詢電話

150-1402-4650

律師在線
福彩东方6+1 哈皮河南麻将安卓版 浙江6+1开奖结果查询 街机捕鱼电玩城 怎样才能打好麻将 足球直播免费 韩国卑诗快乐8预测 幸运赛车开奖 20选5开奖玩法 能赚钱的免费网游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 快赢481最新开奖结果 2019篮球世界杯 闲来长沙麻将下载 麻将血流成河玩法 网络上如何赚钱 下载大唐麻将手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