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刑事辯護 > 刑事律師 > 正文

強化人權司法保障,新《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發布(附全文內容)

作者:admin 瀏覽 發布時間 2019-12-30 12:38:27

  
最高人民檢察院12月30日在官網公布修訂后的《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以下簡稱《規則》)。最高人民檢察院黨組成員、副檢察長童建明表示,修訂后的《規則》,切實維護當事人訴訟權利,實現懲罰犯罪與保障人權的有機統一。針對實踐中發生的非法取證行為,嚴格實行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切實防止刑訊逼供和冤錯案件。  

30日上午,最高檢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修訂后的《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通報《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修訂的相關情況,并回答記者提問。  
童建明介紹稱,修訂后的《規則》共17章684條,相比2012年《規則》減少了24條。減少的條文主要是由于刑事訴訟法對檢察機關的偵查職權作出調整,人民檢察院直接受理偵查案件范圍限縮,對偵查部分條文作了適當精簡。對2012年《規則》中關于刑事司法協助的內容已經在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中有明確規定的,作了刪減。此外,對一些互相關聯的條文作了整合。主要修改了以下內容:  
——貫徹以人民為中心司法理念,強化人權司法保障。  
一是切實維護當事人訴訟權利,實現懲罰犯罪與保障人權的有機統一。刑事訴訟法是當事人的權利保障法。修改后的《規則》切實體現尊重和保障人權,保護公民的人身權利、財產權利和其他權利,努力使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針對實踐中發生的非法取證行為,嚴格實行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切實防止刑訊逼供和冤錯案件。明確了非法證據的范圍;完善重大案件偵查終結前訊問合法性核查制度;規定人民檢察院發現偵查人員以刑訊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證據的,應當依法排除相關證據并提出糾正意見。  
為切實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完善不批準逮捕后監督撤案的規定。明確人民檢察院對于犯罪嫌疑人沒有犯罪事實或者不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在作出不批準逮捕決定的同時,應當要求偵查機關撤銷案件或者對有關人員終止偵查。  
為防止辦案拖延,嚴格限制延長偵查羈押期限,督促偵查機關積極開展偵查活動。明確偵查機關在對犯罪嫌疑人執行逮捕后未有效開展偵查工作或者偵查取證工作沒有實質進展的,人民檢察院可以作出不批準延長偵查羈押期限的決定。  
二是進一步簡化工作流程,提高訴訟效率,降低當事人訴訟成本。包括:簡化接待律師的程序,讓辯護律師“少跑路”。對辯護律師申請人民檢察院向公安機關調取證據材料,申請人民檢察院收集、調取證據,申請人民檢察院許可其向被害人或者其近親屬、被害人提供的證人收集與本案有關的材料,要求聽取意見的,2012年《規則》規定由負責案件管理的部門接收后轉交有關辦案部門,《規則》修改為直接由辦案部門進行審查或者安排聽取意見。  
縮短辦理期限,讓辦案人員“搶時間”,讓辯護律師及當事人“少等待”。將轉交法律援助申請材料的期限由“三日以內”縮短至“二十四小時以內”;將辯護律師申請向被害人一方收集證據的許可決定期限由“七日以內”縮短至“五日以內”。  
便利訴訟,減輕訴訟參與人經濟負擔。規定辯護人復制案卷材料,不收取費用,為其節約訴訟成本;對證人在審查逮捕階段因履行作證義務而支出的相關費用給予補助,提高證人作證積極性。  
落實“群眾來信件件有回復”承諾,將心比心對待群眾信訪。對于收到的群眾來信,要求控告申訴檢察部門在七日以內進行程序性答復,辦案部門在三個月以內將辦理進展或者辦理結果答復來信人。讓百姓在信訪中感受“檢察溫度”。  
三是堅持以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最大化為目標,貫徹“教育、感化、挽救”方針和“教育為主、懲罰為輔”原則。《規則》以幫助教育和預防重新犯罪為目的,堅持優先保護、特殊保護、雙向保護,明確辦理未成年人與成年人共同犯罪案件,一般應當分案辦理、分別起訴;不宜分案處理的,應當對未成年人采取快速辦理等特殊保護措施;開展社會調查應當尊重和保護未成年人隱私;詢問未成年被害人、證人以一次為原則,防止造成二次傷害。  

——明確檢察環節辦案程序,做好刑事訴訟法與相關法律的銜接。  
一是完善人民檢察院直接受理案件的辦理程序。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對檢察機關的偵查職權作出了調整。《規則》落實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對人民檢察院直接受理偵查案件的范圍、管轄機關、線索管理、調查核實等作出明確規定,有利于規范檢察機關行使偵查權,依法懲治在對訴訟活動進行法律監督中發現的司法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的侵犯公民權利、損害司法公正的相關犯罪,守護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后一道防線”。  
二是做好適用監察法與刑事訴訟法的銜接。監察法和刑事訴訟法對監察機關移送案件的審查起訴、留置措施與刑事強制措施之間的銜接機制、退回補充調查等僅作出原則規定。《規則》對這些規定進行了細化,明確了經監察機關商請,人民檢察院可以提前介入監察機關辦理的職務犯罪案件;人民檢察院可以對監察機關收集證據的合法性進行審查,并對非法證據予以排除等。完善了監檢銜接的具體程序,有利于形成依法懲治職務犯罪的合力。  
三是完善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和速裁程序。依據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和“兩高三部”《關于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指導意見》,《規則》對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和速裁程序作了具體規定,在通則中明確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可以適用于所有刑事案件,并要求各級檢察機關在辦理案件的各個訴訟環節做好認罪認罰的相關工作。在第十章“審查逮捕和審查起訴”增加“認罪認罰從寬案件辦理”一節,集中規定審查逮捕、審查起訴環節涉及認罪認罰從寬的內容,包括及時安排值班律師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幫助、犯罪嫌疑人應當在辯護人或者值班律師在場的情況下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人民檢察院提出的量刑建議一般應當為確定刑等內容。在第十一章“出席法庭”專設一節“速裁程序”,明確速裁程序的適用范圍以及程序如何簡化等內容。這些規定對于鼓勵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減少社會對抗、節約司法資源、實現刑事訴訟公正和效率的統一具有重要意義。  
四是完善檢察環節缺席審判訴訟程序。為強化境外追逃的法律手段,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規定了缺席審判程序。《規則》明確了對缺席審判案件提起公訴的人民檢察院的級別、人民檢察院提交被告人已出境證據的義務和報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核準的程序等,為與監察機關、公安機關、人民法院的辦案程序銜接設定了“接口”。  

——落實司法體制改革、檢察改革要求,建立健全權責統一的檢察權運行機制。  
一是落實司法責任制。司法責任制改革是本輪司法體制改革的“牛鼻子”。為貫徹落實檢察官辦案責任制,落實“誰辦案誰負責、誰決定誰負責”的要求,《規則》明確,人民檢察院辦理刑事案件,由檢察官、檢察長、檢察委員會在各自職權范圍內對辦案事項作出決定,并依照規定承擔相應司法責任。對檢察官適度放權,減少需要由檢察長決定或者批準的事項,根據《人民檢察院組織法》的規定,保留60項應當由檢察長決定和6項應當由檢委會決定的重大辦案事項。在突出檢察官辦案主體地位的同時,為了進一步完善辦案機制、提升辦案質量,《規則》還對檢察長、業務機構負責人的監督、管理職責作了具體規定,體現了對檢察官放權與監督管理的有機統一。  
二是完善捕訴一體辦案機制。捕訴一體是檢察權運行機制改革的重要內容,是適應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和檢察官辦案責任制要求、充分發揮檢察機關刑事訴訟主導責任的客觀需要,對于優化檢察資源配置、提高辦案質量和訴訟效率,具有重要意義。《規則》適應捕訴一體要求,進一步完善審查逮捕、審查起訴辦案機制。在通則中明確對同一刑事案件的捕和訴由一名檢察官或者檢察官辦案組辦到底,把檢察官的辦案責任“壓得更實”。將2012年《規則》分設兩章的審查逮捕和審查起訴合并為一章,在“一般規定”中整合了兩個“審查”環節的共性要求,如全面審查原則,訊問、詢問的要求,聽取辯護人、值班律師意見,訴訟權利告知,提前介入偵查,調取、審查錄音錄像等,既強調兩次審查在審查方式和要求上的共性,又突出了兩次審查在訴訟環節和審查標準上的不同。  
三是完善人民檢察院對刑事訴訟的監督,保障法律正確實施。依法對刑事訴訟進行法律監督是檢察機關的重要職權,完善訴訟監督的相關規定是《規則》修訂的重要內容。根據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人民檢察院組織法,梳理各項監督手段、方式、程序等共性特征予以集中規定,包括訴訟監督的方式、開展調查核實的方法措施、對糾正意見的督促落實等,明確了針對不同情形的監督手段,以提升監督實效。完善對立案、偵查、審判活動、判決裁定、死刑復核等的監督程序。如明確對于公安機關未在規定期限內作出是否立案決定的情形進行監督的方式,糾正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久拖不立”問題;調整完善偵查活動監督針對的違法行為的具體情形;完善審查死刑復核案件的方式等。新增“第十四章刑罰執行和監管執法監督”,將這一內容從“刑事訴訟法律監督”一章中獨立出來,設專章加以規定,并增加了派駐與巡回相結合的監督方式,以及對于在巡回檢察中發現的問題、線索“回頭看”等規定,以更好地發揮巡回檢察的持久威懾力。  
童建明指出,下一步,各級檢察機關將以落實修訂后《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為抓手,進一步推動刑事檢察工作科學發展,提升檢察履職能力,向著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的目標不斷邁進。

來源:中國新聞網

點擊查看《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2019修訂版全文內容:http://www.0803854.live/xsbh/xsfg/3899.html

法律咨詢電話

150-1402-4650

律師在線
福彩东方6+1